阿舟是咸鱼

Half burned in flames

#S3E07#

#一发毫无文笔可言的分手炮,全是满足自己#

#其间混杂不同时间线上的台词对白#


刚刚触碰了撸否的底线,对不起,我是链接


[leario]Goodbye Da Vinci

#S2E09#
#遗书#




Caro Leonardo 

       这是第一次写信于你,大概也会是最后一次。也许是我一生的行为都如影子一般,隐秘黑暗,更渴望能有人能记住我。当你看到这卷羊皮纸的时候,台伯河里可能多了一具飘向地狱的尸体。 

       你回到你的大师那里,我也回去。所以我去找过Pope了,阴暗潮湿的牢房里偶尔传来铁链摩擦地面的金属声,很刺耳。像以往虔诚地,这是我最后的信仰。这就是相信伪神的后果,我失去了一切。我的苦难至死才能结束,想要弥补那些假借上帝之意所做的孽。你带着你的人民走向自由,而我一生虔诚为自己所侍奉的上帝。死亡是我最后能够做到的了。上次的联盟很愉快,不得不承认你的奇思妙想和科学信仰很让我钦佩。你还记得你和我说过的犬吠酒吧么,应该一起去一趟的,就像你和Zo一样。如果,我们很早就相识,我不是Sixtus IV的外甥,双手未曾沾染鲜血,说不定我也会像Nico一样成为仰慕你的追随者。我太傻了....根本没有什么如果,现实就是这样,选择摆在面前,没有勇气去选择正确的,信奉着“上帝”的宽恕。事到如今,还是如此坚信,是你给了我去选择的勇气,接受所有的惩罚以赎罪。  

       夕阳透过宗座宫的玻璃刚巧打落在这行,让我想起从天穹跳下来后,坐在岸边,腥咸的海风吹过来却异常舒服。没有想太多回来之后的事,第一次认真地注视到你眼中那簇永不熄灭的火苗,那是我追求渴望的。有一刹那,我希望没有船来接救我们,永远停在这个瞬间,他让我忘记了身上肩负的一切,忘记了在黑暗中生存,甚至忘记了上帝的存在。最后还有个不情之请,虽然你并不相信上帝的存在,仍希望你能来诵读我的葬礼祷告词。 

       夜幕已经笼罩整座罗马帝国,房间里的蜡烛无声的燃烧着,静寂的等待着。希望你能早日找到《叶之书》,我将带上十字匕首前往该去的地方,也许成为天上一颗星,也许就此流淌在冰冷的河中,为我祈祷吧,Artista。

        GoodBye Da Vinci 

Stammi bene 

                                                                          Girolamo Riario

[贾尼]期待下一个你
真是上传好几遍 心累 文字说有敏感词汇 图片打开又糊




,https://zine.la/article/9eb7927878f211e6b58352540d79d783/



试试这个链接

[贾尼]能为我弹一首么

#钢琴家AU#
一部很喜欢的电影 文笔不好一直不想破坏了期中的美 但还是喜欢这个设定 所以一番纠结和懒癌 产出了


     从安全屋逃出来找到这个破败的楼房,将其成为最后的庇护所,外面轰炸的炮火声终于停止。这可怕的爆炸声一声一声打破了自己的世界,我 Tony Stark一个享誉盛名的钢琴家,这双按动琴键的双手如今因为生存失去了原有的力量 。想到如此略带些无奈和伤感,却被身体本能的饥饿感替代,无心更多去感叹伤怀这个让人有些绝望的世界。“今天能找到什么吃的呢”如此想着,便从较为安全的阁楼下来。

     寒冬凛冽,一切都是未知的,并没有带着厚实保暖的衣物。一身单薄的西装因为几日的逃离变得破败不堪。看了两眼身上尚能蔽体的衣物“这已经很好了,至少我不会再这个季节下裸奔,那可是真便宜了德国军”警觉的听着周围的声音,异常的安静让自己有些害怕,难以迈出第一步。连续几日没有进食,实在抵抗不过饥饿的牵引,来到橱柜四处翻找。破碎的,空的,因为轰炸而已经浪费的,这些都在把自己推向绝望,直到…直到

   “Jesus Christ…” 一罐未开封的罐头,太过于兴奋地急着找些工具打开这一大罐足以维持生命的东西。触手可及的房屋碎块,捡起,粗暴的割划着...许是太过兴奋和专心没有听到人的脚步声,直到对方进入视野内,看到那双漆黑油亮带着一丝恐怖的军靴...就是这双皮革长筒承载着德国人一步一步踏入并肆意毁坏了这原本美好的一切。吃惊和恐惧让自己失了神,哐的一声,手中的罐头笔直的落在了地上。一路上经历过不少险境,却依旧习惯不了这种本能的恐惧。腿开始发软,脑海浮现出之前在集中营中惨死的同胞,想要闭上自己那双暴露软弱的双眼,却忍不住看向对面这个身着笔挺军装的高个子,一头淡金色的利落短发,直到看到对方的双眼,透亮的蓝色,像是这废墟中的一颗蓝宝石。

   “他不属于这里”不知道为何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这是什么罐头?”带有磁性和一点德国口音的英文向自己提问着。这令人意外的对话,并没有让人安心起来,眨动了下眼睛视线从对方的脸上移开。

   “腌黄瓜。”看着人捡起罐头,那是这几天自己唯一能找到的食物了,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对方的神情,又看看他肩上闪亮的军衔——一位中士。

   “你就吃这个么?”简短的话语里却透露出一点点关心的意味,不明白对方如此提问的目的,作为敌对方难道不应该立刻把自己抓起来么,只要能拖延下去,说不定这次自己可以脱险。对方的双眼直直的看向自己,像是一股温泉融化了眼中的焦糖,慢慢洗去满满的疑惑和不安。

   “我找不到别的东西了....”与人保持着距离并试图寻找可以利用的武器。对方似乎看出双方间的距离,微微平动着嘴角,欲言又止。停留了片刻,又听到对方的发问。

   “你之前是做什么的?”一段闲谈式的对话只会让人觉得对方在考虑着自己的利用价值,只好说出那些能够赖以生存的实用技能。

   “我是芬兰著名的钢琴家,现在只能做一个逃难的木匠”对方看了看不作回答,将罐头递还回来,然后转头走向里面的一间屋子。来到这里只想着躲避那些不断轰击着的炮火和敌军的搜查,并没有留意房间里的一切,一直待在上面那个窄小寒冷的阁楼。脚步不听使唤的跟随着对方,看着满是残骸的房间里立放着一架完好的钢琴。月光透过破碎的窗户照射在黑白琴键上。突然光线暗了下来,这才看到站在身旁的对方与自己相差半头,抬眼对上对方那双令人沉溺的双眼,有一股电流正从心头流过。对方拉起自己左手,掌心向上,轻轻摩擦着指尖的茧子。

“你只会是位钢琴家。能否为我弹一首,我很久没听过了。”对方将外套脱落,搭在椅背上,坐在钢琴对面,白皙修长的手指拿出烟盒,点上一支,在冷白的月光下,随着对方的吸入,呼出,烟雾迷绕。

   “我很久没弹过了....”

   消失很久的肢体接触,有些失了神。竟有一丝羞怯的回复着对方。 见到钢琴心生愉悦,这算是这段灰暗的日子里唯一的慰藉了。冻得有些僵硬的双手,哈了一口热气揉搓两下,出于对钢琴的尊重,本能的整理自己的衣领。选择了《g小调第一叙事曲》似乎想要叙述着在现在这个同样令人绝望的时刻依旧有生存下去的希望。节奏轻快地引子,简单轻松的将人带入美好的幻想里,叙述性的旋律,像是唱诗老人拨动琴弦边弹边述,以略带伤感问询的语调结束了这次特殊的演奏。沉浸在音乐故事里的两个人,不断回味着,各有所思。对方将最后一口烟气吐出,不急不慢的将烟头扔在地面上,抬起脚蹍灭。不知道是月光的柔和柔化了对方锋芒硬朗的形象,还是这段奇怪的相处干扰了自己,能够从对方的身上,感到属于他的温柔和人性的那一点温存。看着对方起身离开并没有带走自己的外套,主动开口提醒。

  “你的外套...”。

  “我有两套,这件借给你穿,现在还很冷...明天给你送点吃的,小心点,钢琴家”对方的回答让自己意外而温暖,此刻的寒风已不再冰冷,指尖留恋琴键的触感,又或是迷恋对方真实的触感,让人能记起这个灰色世界的一点点彩色,想起什么突然开口。

  “你叫什么,我想要记住你。”

对方拍拍身上的灰尘,利落的整理着仪表,慢步走到自己面前,认真的回复着。

  “Jarvis,这是一个英国人给我的英文名字。”

一直都对自己的双眼很自信,有人说这里面的焦糖能温暖一切。微微扬起下巴再次对上对方的双眼,眼中重新恢复亮光闪动着,一点点靠近,想要将那些美好的,温馨的,彩色的,充满希望的传递给对方。 心中反复念着这个简短的音节,这个人的背影,神情,眼睛,以及他的声音全部刻印进心头。

   “我叫Tony Stark,你也要小心,不是每个芬兰人都像我一样友好。希望我还能有机会给你弹琴,Jarvis”

对方回头露出了一个浅浅的微笑,薄唇上下闭合。走到椅子旁取下外套搭在了自己身上,大了两个尺码的外套盖过了膝盖,有些发凉的手掌搭在肩头,透过衣物传递着对明天的希望相互慰藉着。鬼使神差的偏过一些头做出了一个让自己都有些意外和后悔的动作,一个温热的浅吻亲吻在人手背上。没等自己的后悔和惊慌到来,对方抽走了手,背对着自己挥了挥手。

   “再见,Mr.Stark”


[贾妮]小小的实验

#可能会有些OOC 高亮预警#

时间线:内战后

因为特别想安慰下铁罐

      今天是Jarvis获得实体的第一天,他拥有了人类基本的行为能力。根据自我学习和模仿,现在基本不会出现同手同脚或者举止僵硬的状况了。这对于处理起事务来方便了不少, Jarvis有些不自然的上扬些嘴角,这是Tony第一次看到Jar实体展露出得表情,这位新生儿认真的记录并学会了。 

      Jar在被Sir允许其在屋内走动以便更好地适应自己的身体并将Sir送出门后,四处观察着周围,人类的球体视角比期先前分镜似的画面完整了不少,至于眼睛无法观看的地方 依旧交给后台处理。再熟悉不过场景,直到走进Sir的卧室,坐在属于Ms.Potts的梳妆台上,目光汇集在桌面上大小不一的瓶瓶罐罐。透亮的蓝色电子眼扫描着这些未知的危险品们。

      “隔离 保护皮肤的重要物品 主要靠折射原理来阻挡紫外线 粉底...口红...”

       迅速浏览着网络上提供的信息并总结出这些都是人类对于自身保养和修饰的工具。

      “那么现在自己也拥有了皮肤的类似物质 是不是也需要呢”

       如此分析的Jarvis打开了一个瓶子,试探的闻了闻,并没有明显的味道,迅速的得出其中的成分似乎确实会对自己的仿造皮肤有一定程度的好处,若有所思的Jarvis按照正确的顺序涂抹起来。因为对于美感的概念还没有正式的被科普和形成,在修饰类妆品的选择时Jarvis停了下来

        “这些颜色Sir会更喜欢哪一种,根据Sir以往低调的作风,似乎对红色和金色情有独钟”

        于是大胆的选择了金色亮片的眼影和一支正红色的口红。根据时下的审美观念这两个颜色似乎也很适合自己的有些发白的肤色。当Jarvis手中的口红涂到一半时,后台扫描到熟悉的身影,他的Sir回来了,没有任何思考的Jarvis脱口而出那句欢迎词

         “Welcome home,Sir”

         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人扯掉自己脖颈间的羊绒围巾褪去外套,随手将其放在沙发扶手旁。这才注意到并没有看到已经拥有行动能力的AI,开口呼唤起来

         “Jarvis?这么快就学会玩躲猫猫了么”

         对于成功制作出来实体这件事上Tony仍旧充满兴奋和好奇。习惯性的先来到地下室看看是不是对方在帮自己收拾实验平台打磨MK,眼前干净整齐的样子让人眼前一亮,要知道一个修理工的工作室怎么会是这样的呢。并没有发现对方的身影,直接坐在了工作台的电脑前,两腿交叉搭在桌面上对着电脑上的摄像头询问着

         “Jarvis你在哪儿?”

         “我正在下楼Sir 希望您看到我的样子不要太吃惊,我只是学习您的作风进行了下一次小小的实验 我不知道这是否算成功”

          话音刚落,转头看向已经站在自己面前的人,与其说是吃惊不如说是被人奇怪的装扮笑到不知道说什么好。一番捧腹大笑后难以直视对方精致的脸上那妖艳的而红唇 只好避开对方的脸。站在Tony面前等待对方宣布结果的人看到Sir大笑的样子,不明所以的皱了皱眉眉头

         “Sir?您在笑什么 我以为您喜欢这样的颜色”

         “没错,我是很喜欢,但他们真的不太适合你。以后不要用了,你不需要的” 

          “Yes,Sir”感觉的自己CPU有些发烫的Jarvis转身想要离开清洗掉脸上的这些,却被人叫住

          “等等....come here Jar总要为你的第一次实验记录下来。” 掏出自己手机为眼前这个身高超过1米九的人拍了张照片。

          “或许再来点什么会更合适一些....”

         灵光一闪,想起以前开Party时用过的女式假发还被存放在储物室里,将其翻找出来戴在了对方头顶上。配合着对方的妆容倒是毫无违和感,以免对方会有些自己的小情绪迅速的拍了照片,安慰着

        “你这个样子可比福尔摩斯扮女装好看多了。”

        听到Sir如此说出来还没有补充完自己知识库的Jarvis才意识到了自己的行为有多么羞耻。

        “Sir....我要离开一会。”

        只是简单的一句话像是触碰到Tony早就埋藏起来的回忆,自从失去过对方一次后自己对关于Jarvis的一切信息都敏感起来。有些歇斯底里的起身抱住了对方。

        “Don’t leave me alone,Jarvis”

        “As you wish,Sir”

         带有磁性的电音循着音波的涟漪一点点泛入心里,可能是最近的经历以及外界对于Superhero的质疑让Tony有些疲惫敏感,对方的存在无疑是最后的依靠一样。Jarvis能够听到Sir声音中的细微颤抖和渴望,转身低头亲吻对方的双唇,将红色的印记和自己的爱意全部倾灌而入

       “Always for you and....I love you,sir”


你是谁哦
我一点都不想认出你的小肚子

妮妮你的脖子还好么
腿短就一定要被人掐脖子么

仰下巴合集